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剑道师祖 第一百一十八章同仇

发布时间:2019-12-04 10:08:00

剑道师祖 第一百一十八章同仇

老人身形清癯,慈眉善目,十分和善,一点儿也没有独孤伽罗想象中千年老怪的可怕模样,

她自小就流落在外吃了不少苦头,陆鸿本待她极好,但孙瑶老是捉弄她,偏偏每当自己和孙瑶冷嘲热讽的时候陆鸿就袖手旁观,她又比不上孙瑶花言巧语,能言善辩,每每都火冒三丈,于是就连陆鸿也给一同恨上了。

直到进入拜剑红楼后青阳子对她时时照拂才感受到亲人般的温暖。

袁淳罡虽然已经修行了九百多年,再过两天就是一千年整,但他性子幽默,颇有玩心,青阳子与他很有几分相似之处,故而独孤伽罗一见他就觉得亲近,道:“老爷爷,我记得”,

说着后退几步,拔出背后木剑挽了个剑花,划了个圆一招招演示,一招一式与袁淳罡方才的剑招丝毫不差,她基本功十分扎实,又时常偷学武功,记性自是极好,刚才只看了一遍就将这一套剑法记全了,但不知为何到了快收剑时她却越发觉得不对劲,只觉得袁淳罡方才那种自然流通之感自己怎么也试不出来,当下止住剑招不再施展,秀眉轻蹙。

袁淳罡负手笑道:“不错,不错,小小年纪这等悟性,很了不得,再过几年恐怕明德和宫傲都要被你比下去了”,

师明德和宫傲在门内俱是备受推崇,每次门内弟子排名还排在公孙剑前头,袁淳罡对独孤伽罗如此评价显然已是对他很满意了。

独孤伽罗天真浪漫,听她如此说心下开心,便不再想剑招的事,收剑走到云裳身后。

云裳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暗想青阳子眼光不差,他挑选入门的人诸如公孙剑,阮泠音等都是千里驹。

袁淳罡笑道:“陆鸿,你还记得方才的剑法吗?”,

陆鸿点头道:“记得”,

他却不上前,道:“道家以柔克刚,以慢打快,以缠字取胜的剑法,弟子曾见过咒剑海的驱魂缠剑,论剑法歪魔邪道终究是比不上正派这千锤百炼,循序而成的剑法精髓”,

“弟子能记得剑招,能领悟每一招运使时所用的劲力手法,但太师父道法自然的巅峰剑意弟子却望尘莫及,故而不敢献丑”,

袁淳罡闻言抚须大笑,他方才的剑招中确是剑招,劲力,剑意全部妙至巅峰,学剑的人看了对剑道修行必然大有裨益,但能够领悟多少就全看天资和悟性了。

独孤伽罗能记住剑招,知晓运劲手法,但剑意却到后来才体悟出来。

陆鸿却是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的剑意,倒不是他天资悟性当真高出独孤伽罗一头,而是在剑道这条路上他确实走的更远。

“云儿,你陪着小女娃们走走吧,陆鸿,你随我来”,

背着手往西面山林慢慢踱步,

“是”,

两人答应一声。

陆鸿趋步走在他身后。

“陆鸿,你与我并不是初次见面”,

陆鸿点头道:“弟子与太师父神交已久,鹧鸪岭,瑞雪剑屏天人碑中才是初次瞻仰太师父尊颜”,

袁淳罡比端木赐,风无痕二人更早在天人碑上留下剑痕,那日陆鸿破碑吞剑,其中自然也包括袁淳罡的剑意,而现在,袁淳罡和陆鸿都已与天人对立,两人既是师徒也是战友。

袁淳罡抚须笑道:“你之天资旷绝前人,就算云儿不说,老道也要见你一见的”,

“说起来,你与老道还有些渊源,当初老道踏入道真之境还多得墨清绝前辈点化,你与他出自同源也算是天意了”,

他摇头叹息一声道:“若非墨清绝前辈,老道也已踏入仙人境,和诸位前人一样万劫不复了”,

陆鸿心中一动,道:“太师父推迟劫关,就是为了不入仙人境?”,

袁淳罡点了点头:“入了仙人境便等同于置身在天人魔掌之下,当初在天人碑上留下剑痕时老道推演之术尚未学成,墨清绝前辈身死后才算到此节,故而迟迟不如仙人境,并面见端木赐,风无痕,请二人往去蓬莱以避天人”,

许多人都说天劫难挡,以袁淳罡千年根基也避之不及,其实以他雄浑根基,想要度过雷劫并非难事,只是步入仙人境后就不得不与天人正面抗衡了,故而一直延迟期限。

但天数或可推算的出,想要改变却是极难,总有一天他不得不面对天人。

陆鸿凝眉道:“天人就这么不可战胜吗?”,

一个衰退期的天人,竟是连袁淳罡,端木赐,风无痕这等人物也只能避让。

袁淳罡抚须道:“慈心剑塔名望极高,昔年剑枭在巫族地位极尊,但巫族在关中人眼中与妖魔无异,他的声名反倒成了此事的累赘,寒魄剑仙绝代风华,神通盖世,奈何遗世独立,终至惜败”,

剑枭之名陆鸿只是听女尸说过,其事已不可靠

,寒魄剑仙则是闻所未闻,他二人成名显然已是极其久远的事了。

“现剑枭,剑仙二人肉身已毁,只能将魂魄寄养在你体内,他日要对抗天人少不得还要借你的身体”,

陆鸿点了点头,心中默默思衬着,当日在瑞雪剑屏虽然自己说的大气,但实际上不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现在听袁淳罡一番言语,只觉得想要战胜天人实在是难如登天,当初在瑞雪剑屏破碑吞剑虽然让他声名大震,但实际上和自寻死路也没什么区别了。

忽然想起林冼慧也曾在剑碑上留下剑痕,她是知道天人碑之事的,但对此却并不忌讳,难道她有什么法子避过天人吗?

改日还是要再亲自问问她,陆鸿心道。

“陆鸿,随老道一同见见两位前辈吧”,

袁淳罡袍袖轻展,无形的灵气如水流般升腾而起,当空结成半球形的灵璧将方圆十里与外界隔绝开来。

陆鸿随即回过神来,说了声“是”盘膝坐地,袁淳罡随意地坐在他身侧,两人很快就进入无我之态,身外草木消失,潺潺水声渐去,再睁开眼时眼前只剩下一片黑色的虚无。

前方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映入眼帘,截然不同的两种气息随之传散开来。(未完待续。)

阳谷县中医院怎么样
长春市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贵州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河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