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圣女之路 第181章 阴影

发布时间:2019-09-24 18:49:19

圣女之路 第181章 阴影

话虽如此,李药师这一夜并没有任何动作。

早上的比赛眨眼便到,观众们也终于盼来了剑圣登场,整个赛场的气氛都变得无比热烈。

紫禁学院的对手也非常期待。他们明白自己不可能获胜,转而期待起和剑圣同台较量,如果他能像剑侠那样指导一下他们就更好不过了。

可接下来的情况让他们膛目结舌。

紫禁学院的其他人倒是有心想让,可剑圣一开场就全力以赴,瞬间消灭了所有对手。

他的确如赛前所说只用六阶高级的魔力,但魔力低不代表他的身体素质差,和霍长生一样使用了六重魔法叠加和真意,配上宗师级的剑术,李药师仅仅花了十三秒就全歼对手。

“听说之前有个人也这么做,但我想说的是,英杰大赛最快获胜记录,是属于我的。”

李药师此举的意图当然是为了向众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已无大碍,实力无损,全场观众也卖力地鼓起掌,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然而他不知道,不少观众心中生出了些许不满。

上次霍长生这么搞,他们后来仔细想了一下,明白了霍长生的用意,但普通观众毕竟不可能有贵宾那样的眼光和心态,霍长生的行为终究没给他们多大感触。

不过剑圣和霍长生的情况不同。

大家都知道你是大宋最强,有必要像如今这样不留一点情面碾压对手吗?你那么强,干嘛还来比赛?就是为了虐人?

至于说证明自己身体已经恢复,可你说不就行了吗?大家会不信你?你现在这样做不就像是在特意掩饰?

到底还是考虑到剑圣身上的担子重,没人把心中的不满说出……还是有的。

“你不觉得这样做不太好吗?”元吉叫住李药师。

说实话,李药师怎么被人讨厌都和元吉没半点关心,但李药师败坏的可不是自己的名声,元吉可忍不住!

然而李药师只是轻轻扫了这个他并不喜欢的“徒弟”一眼,便转身离开。

李药师对元吉和隆基这种喜欢任意妄为,不懂得为国分忧的皇家后辈极其讨厌,在他看来,只有世民才适合成为下一任的皇帝。他也写过几封信向司马棣陈说利害,可惜司马棣并不接纳他的意见,坚持立隆基为太孙……每每想到这个,李药师都不由担心起大宋的未来。

不过,李药师现在可没时间去思考这些了

圣女之路  第181章 阴影

因为杨宇送燕雅回来后,就留在了开封城里。

李药师清楚杨宇的性格,若自己对燕雅动手,他一定会出手阻拦。

而且更重要的是,李药师从杨宇和剑老的古怪行为中察觉到两人也许已经见过了那人。

甚至,燕雅也见过了那人。

即使是李药师,此时也感觉到了自己掌握的情报有点少,因此他决定先观察一下。

这一天是胜者组的十六进八比赛,八场比赛都在一天进行完毕,考虑到每场时限为两个小时,因此是分开两个场地同时进行比赛,而紫禁学院是这个场地第一场,襄月学院则是第三场……没错,李药师如此迅速结束比赛,也是为了早日观看襄月的比赛。

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那人似乎混在襄月的队伍之中。

李药师猜得没错,可是他注定没有任何收获了。

燕雅回来没多久就发现心兰卧病在床,她心中是有很多事想问,但还不至于打扰这时的心兰,简单看望过后,便离开房间让心兰好好休息。

虽说心兰病了,但燕雅和陈暮云平安回来,襄月众人士气大振,加上这场对手不强,他们都显得很轻松。

比赛很快就结束,察觉到看台上李药师的目光,燕雅在陈暮云的劝说下忍住了不去看他。

一无所获,李药师有些失望,就在这时,他收到了杨宇离开开封城的消息。

“调虎离山计?”

不,李药师迅速否定了这个可能。

“是有更重要的事?”

李药师怦然心动,杨宇肯定从燕雅那里知道自己是假货了,即使如此他也放弃保护燕雅离开这里,答案唯有一个。

杨宇去见那人了。

李药师当即动身。其实刚才不过是一种臆测,其实他只是为自己找个理由去追杨宇。

……

“你怎么会那么厉害?”

虽说才九岁,李药师却已是六阶高级,但这样的他和仅仅五阶的杨宇打,竟然落得败北收场,

“对年长的人,要叫哥哥。”杨宇收起武器,得意一笑。

“小屁孩打架。”一旁观看的谢浩俊冷冷道。

“我至少比你大!”杨宇没好气。

大宋出兵蜀国,意图一统天下,前期攻打汉中时一帆风顺,不料之后花了整整一个月都没把剑阁打下,闲得无聊,随军的杨宇和李药师便在自家营地切磋起来。

由于司马棣不允许杨靖领兵,杨家的人一个都没来,杨宇是独自偷偷跟来的,被司马棣发现后,没有责罚他,反而把他派来这里当谢浩俊的副手——这可不是允许他上战场,恰恰相反,让杨宇跟着谢浩俊就是为了保护他。

谢浩俊本人也只有九岁,虽说已是七阶中级,但没有人会让他上正面战场。他的部队全都是谢家的士兵,说白了就是杂牌军,因此他的部队被安排在大后方,仅仅充当一支镀金部队,连运粮草的任务都轮不到他们。

呆在这种部队,一开始杨宇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叫一个有志杀敌的人打酱油,可实际来到这里后,杨宇对同是小屁孩的谢浩俊产生了浓厚兴趣,整天缠住他,等杨宇发现李药师,他干脆就和两人呆在同一帐篷了……天见可怜,不是李药师作为影子隐藏不给力,而是谢浩俊命令他赶走杨宇,结果被杨宇干掉了,还暴露了身份,而今天这场是他的十九连败了。

“你就不能聪明一点?”被杨宇烦的不行,谢浩俊转而斥责李药师,“这家伙都打不败?”

“什么叫这家伙,我可是很厉害的!”

杨宇来了只输给过谢浩俊,包括李药师在内的别的谢家高级将领都被他一个小小的五阶给打败了。

原因是什么?

说起来李药师真的很郁闷,杨宇把自己的剑分为九种模式,其中的“独孤”模式第一形态就是破除一切帝具以下兵器……天啊,普通人哪来帝具,三两下就被他打得赤手空拳了。等你反应过来想用魔法分高下,这家伙切换第二形态,专破各种魔法,专治各种不服……打得李药师都没脾气了。

“这家伙切换形态后有十秒限制,十秒内搞定他就好。”谢浩俊没有看杨宇,或是说他根本不想理话唠,专心指导李药师。

李药师很认真地听完,尽管他早就发现了杨宇这个秘密。

要知道李药师可是不良人中的天才,虽说脑子有些单纯,但输了那么多次,怎么可能一点长进都没有……不过谢浩俊好为人师,李药师也就很识趣地当个好学生。而且此时在杨宇面前,他扮出一个和年龄相符的小孩子并无不妥——才怪。

“我猜你在想一开始就被他破坏了武器,只能用魔法,怎么搞得过他的第一次切换……”谢浩俊如往常那般看穿了他的内心。

“每次看见药师装小孩子就觉得搞笑,明明就是小孩子,无论你怎么做成熟的行为都只是小孩子啦。”杨宇哈哈大笑,完了不忘鼓励他,“小孩子就不要那么多心机,想到什么直接说出来,有人欺负你来找我,我帮你揍他们就是了。”

“我可不认为这世上有人敢欺负我……”李药师说完就捂住嘴,被口无遮拦的杨宇感染太多以至于他有些隐藏不住心中的想法。

“呵呵,说了又能怎样?”谢浩俊根本没在笑,脸上的肌肉仿佛早已被胶水固定好,“小孩子说的话最不能信了,今天他们会心痛踩死的一只蚂蚁,改天他们又会把热水往蚁窝里灌……”

“你这家伙真令人讨厌,为什么总是那么悲观?”杨宇火了,相同的情景李药师见了许多次。

“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谢浩俊淡淡道。

尽管两人整天吵架,但李药师觉得杨宇其实是想帮谢浩俊,准确说是杨宇想改变谢浩俊的某些观念……

“蠢货,不要想多余的事。”谢浩俊用平淡的语气说生气的话,“这家伙的第二形态没什么好怕的,你再仔细留意就知道了,它能破除魔法,却不能砍任何东西。”

“是这样吗?”李药师惊呆了,他从未想过会有如此弊端。

“是又如何,我还有第三形态,甚至还有许多模式,大不了我换种……”杨宇笑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旦选定了一种模式,就无法切换。”谢浩俊拆穿杨宇。

“什么,这你都看出了,可恶啊!”杨宇急得乱跳。

明白了其中奥妙,李药师也有了战胜杨宇的信心,但他无意中发现,望着杨宇如同跳梁小丑的举动,谢浩俊嘴角向上弯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那一刻,李药师明白了,原来他一直都是影子。

……

“对别人而言,也许你的真龙剑毫无破绽,但对我来说……”

即使知道杨宇前两个形态的秘密,李药师后来还是败了,因为杨宇使出了第三、第四形态。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无视魔力差距。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无视熟练度差距,

可以说,杨宇的剑展示得越多,就越能被人看出应对方法。李药师久不和杨宇交手,自然不知他的底牌。

但他早就摸清了另一件事,就像第一剑破尽兵刃只能破坏帝具以下的兵器,他的所有形态能力都是有上限的!

而打破上限的力量——

望着腰间的风神剑,李药师充满了自信。

广东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通治疗男科方法
宁夏好的癫痫病医院
沈阳脑康中医院挂号费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公交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