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美媒文章安南的和平計劃或可以讓敘利亞軟著

发布时间:2019-06-07 18:44:20

  美媒文章:安南的和平计划或可以让叙利亚“软着陆”

  4月5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在会上发言。贾法里当日说,叙利亚致力于落实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提出的六点和平建议,叙利亚外交部目前每天向安南通报落实情况。 新华社申宏摄

  文章認為,安南提出的和平計劃可以開辟一條讓敘利亞“軟著陸”的道路,即在不破壞敘利亞穩定的情況下推翻巴沙爾。西方應該從中東最近的歷史事件中吸取教訓,在敘利亞尋求非軍事的解決方案

  【美国《华盛顿邮报》站4月2日文章】题:以“软着陆”方式推翻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

  也许叙利亚的革命者们是时候接受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提出的建议并支持联合国提出的“可控的权力交接”了,而不是渐渐滑向一场将给这个地区带来更多死亡和毁灭的内战。

  军事方案教训惨重

  巴沙尔政府3月27日宣布准备接受联合国特使科菲·安南提出的和平计划。在北京发布的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声明是在中国和俄罗斯宣布支持该计划后宣布的。这个提议有很多缺点,但是它可以开辟一条让叙利亚软着陆的道路,即在不破坏叙利亚稳定的情况下推翻巴沙尔。

  是的,我意识到像这样的温和的外交解决方案会被人说是懦夫的行为。主战派一直呼吁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设立禁飞区以及其他版本的军事解决方案。

  从道义上说,我们很难质疑反对派推翻巴沙尔的正当性,问题是这些军事方案将使很多无辜的平民送命并摧毁叙利亚国家脆弱的平衡。

  我们应该从中东最近的历史事件中吸取教训,在叙利亚寻求非军事的解决方案——即便这样做不可避免地会造成模糊不清,需要与讨厌的人打交道。叙利亚和平协议还应该让俄罗斯和中国发挥重要的作用。我可以接受:如果弗拉基米尔·普京能够调停,让巴沙尔相对和平地下台,那么普京就可以得到隆重的欢迎。

  我之所以主张采取这种小心谨慎的、可控的权力移交,理由可以归结成为一个词:伊拉克。

  回过头来看伊拉克战争,我们犯下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在推翻萨达姆·侯赛因之后,美国继续摧毁了伊拉克的国家体制以及伊拉克的军队。没有了这些,伊拉克就没有了稳定,伊拉克人为了自保而重新寻求教派和种族这些最基本的忠诚团体。

  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的入侵无意中把伊拉克扔回到过去,这是一个悲剧。伊拉克获得了一定的“民主”,但失去了社会凝聚力。

  不应犯下同样错误

  美国不应该在叙利亚犯下同样的错误,不管反对派请求获得武器的要求有多么动听。我们过去就曾看过这样的一幕。我们知道那会带来某种无法无天的状态,将很难扭转。而且我们还知道,尽管巴沙尔及其社会党党徒做过那么多的坏事,但叙利亚国家和军队是国家的,超越了那个统治着国家的家族、他所属的阿拉维教派或者60年代绑架了叙利亚的腐败的社会党党徒。

  我相信奥巴马政府能够抵挡住越来越多的人的恳求,要求武装叙利亚反对派——同时继续谋求莫斯科的帮助,尽管俄罗斯人拖后腿的行为上个月被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形容是 “卑鄙的”。

  现在是现实政治的时刻:西方需要俄罗斯的帮助,从而在不发动内战的情况下推翻巴沙尔,而且俄罗斯也需要参加这个权力交接的过程,以增强未来其在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这是安南和平努力背后的实用主义的逻辑。

  没有流血,叙利亚就不会有政治上的变化(即便是我呼吁的那种谨慎的可控的权力交接)。过去一年来,流血事件是一边倒的,估计有1万名反对派士兵和平民被巴沙尔的部队屠杀,将来势必要算这笔账。 “叙利亚之友”应该开始考虑一旦巴沙尔登上飞往多哈或莫斯科的飞机,该如何避免对忠于现政权的阿拉维派教徒和基督教社团进行报复。我希望安南能够接触这些少数族群的宗教领导人,向他们保证一旦巴沙尔离开,他们不会遭到屠杀。

  不选择外交软着陆的另一个选项是战争,摧毁叙利亚多民族现状的战争。我们很容易想见,逊尼派武装控制中部城市如霍姆斯、哈马和伊德利卜,阿拉维派退回大马士革的部分地区和北部的拉塔基亚省。

  在这种情况下,巴沙尔可能仍然声称是叙利亚总统,但是他可能不过是一个军阀而已(一个能动用化学武器的军阀)。这是一个不乐观的情况,因为西方的空军力量效果有限。

  帕特里克·西尔也许比任何西方的作家都要了解叙利亚。他在巴沙尔之父的传记中看到了无情的一面以及马革裹尸的信念,正是这种信念导致了30年前的哈马大屠杀:“恐惧、憎恨以及腥风血雨已经使得任何停战的想法都没有了可能。”你只能祈祷,不论是那一方,同样的绝不妥协的逻辑今天不会再占上风。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吃好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喝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