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青春无情》——伤逝(上)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7:49

作者:沈高成

  前一次的信件,已经寄出一月又余了,但是却还没收到颖的来信,人言距离产生美,而另一方面,距离也可能产生错误,因为身隔两地的对方在做什么谁也不知道。在这个开放如潮水的年代谁还会再抱着孔雀东南飞里那种“君当作蒲苇,妾当作磐石。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的执着呢?即使有,那也是凤毛麟角,当下最为流行的一句话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体现着伴随着一个社会进步的同时,爱情观也在变化着,但不能说是进步,只能说是变化,因为变化又进步和退步之分,有时,一些事的盲目的表象的变化,让我们不知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退步,一些事我们始终难以看得清楚。

 

  李非凡曾一直与之写信的那女生颖,却也是经历了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如今,早已发生了质变,数月之前的时候,她早已失身,而后逐渐变得世俗,也许当一个女孩子失了身之后,原本雪白的栀子花早已沾染了腥臭的污泥。在渐进成熟的同时也会变得世俗。自从她被朱文雄弄到手之后,她与李非凡的书信交往甚为减少,有的时候李非凡一连写了几封信,但她却不回一个字,这种关系早已降到了零下几度,变了心的朋友——冷如冰。距离的美糊弄了李非凡,李非凡视她为高贵的女神,而在这女生身边的人,却早知这女生是如何的恶心,甚至当众就又人冲她高喊:“贱人!”这是为什么呢?

 

  朱文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 ,在他眼里,换一个女朋友就像是换一件衣服那样,所以,他绝不会像李非凡那样吧颖看得那么高贵,他就是想先把她玩了,然后再把她给甩了,这在早先他就预谋好了。而那个叫颖的女生,失了身给朱文雄后,先是一阵夹杂这气愤的恐惧,而后逐渐的变得平静了。她又想这也未尝不好,因为她觉得朱文雄家有钱,而她如果跟了朱文雄,也算是一件好事,逐渐地,她铁了心地想跟朱文雄。又一段时间,也许是 的发情期,每一天晚上的晚课后,朱文雄都等着她,约她去开房,她也不拒绝,她只说:“你能对我负责吗?”朱文雄是一个无耻的什么话都讲得出,什么独誓都发得出的人,他毅然决然地说:“这个当然,放心吧!跟了我,以后我会让你幸福的!”她居然相信了 他的谎言,。她把她的身体送给了朱文雄,朱文雄送给了她一个孩子,那一段时间,颖经常觉得腹痛,恶心,她当然也意识道了这一点,于是偷偷地跑去医院作了一个检查,检查的结果果然是她已经有了,她怀孕了。“医生,你确诊了吗?”她急切地问。医生不耐烦地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的,婴儿都快成形了!”旁边的医生小声地议论着,“现在的女孩子真是的,那么答一丁点人儿,连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就又怀了个孩子。”另一个医生听了忍不住地发笑。“怎么办呢?”她茫然得不知所措,她应该知道长期跟朱文雄过夜,这一天就必然会到来,但她现在却还又一些难以接受。逐渐地,她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原本晴朗的世界,似乎下起了狂风暴雨,她恐惧了,“怀孕了,怎么处理肚子里的孩子呢?”猛地想到了孩子,“孩子,原本一个多么陌生的概念,可是现在却……,”那时的她十六岁,她一直以为她所过的是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姑且不论她的行为如何,但至少她的生活还是那么的丰富多彩,那些事先未曾预料的状况一个又一个地浮现在脑海中,她似乎看到了她父母失望之至的神情,甚至是大声的斥责,痛骂,还有那些老师,同学,朋友,以及那哥一直视她甚高的李非凡,如果知道了这件事,那将是一个什么后果呢?她不敢往下面继续想下去了。又是一阵猛然袭来的恶心干呕,但吐不出来,她用手捂住嘴巴,仿佛一个逃兵似的想要迅速逃离医院,生怕被人发现什么。

  由于早上的前两节课去医院耽误了,但她又没请假,于是她又返回了学校,坐到座位上,看见已有一封信件平整地放在了桌子上,那封信上的每一个字看着都觉得写得很工整,她一眼就看出了那是李非凡的笔迹,在前一段时间,她也曾收到过李非凡许多的来信,那个时候,她只是觉得这李非凡怎么这么烦,虽然她没名跟他讲明,但是她已经一月有余没给他回信了,他也应该知道退步了吧,,可是这李非凡就仿佛是一根竹杠拐进了死胡同,就是拐不过弯,势必是坚持一条道走到黑了,没完没了的,原先她甚至脸看都不看那信件的内容,就一把扔进垃圾桶里了,而李非凡是冥想了很久才写出那信的。现在,她没漠视那信了,她缓缓地拿起那信件,后拆开,看见的是一个折叠成树的形状信纸,拆了几拆之后,才见了那信的内容,那是一首诗,如下——

  每一个带露的清晨,

  我在为你虔诚的祝福。

  穿过迷蒙的晨雾,

  不变的是我纯粹的心

  每一个雨后的黄昏,

  在为你默默的祝福。

  透过隔窗的玻璃,

  不变的是你美丽依旧的倩影,

  世事如风云,

  总是那么的变化无常,

  但即使沧海桑田,

  我心依旧,

  一直为你在等待!

[NextPage]

  她看完了,觉得又一股莫名的伤感,她像对他说:“你可知晓,我不值得你这么费心的,我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了!”但她却只敢在心里默默地讲这话。忽然她猛地像道了朱文雄,于是她迅速地起身去找朱文雄,但朱文雄却不在教室。她拿出手机,拨了朱文雄的号码。

  “你在哪儿?

  “家里。”朱文雄说。

  “我有事,你来找我一下。”颖没好气地说。

 

  “ 你这是怎么了?”朱文雄听出了颖的怨气,“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没去上课?”

 

  “我现在没心情去关心这个,我真的有事,你快来!”颖急切地说。

 

  “什么事,说吧!我听着。”朱文雄慢悠悠地说。

 

  “手机里不好说的,你出来,去紫楚公园等着我,一定得去呀!现在就出发。”颖说,“不去我跟你没完!你看着办!”

颖说完这话后就挂断了手机。

  朱文雄感觉出了又什么异样的事即将发生,从他那急切的声音,甚至能感觉楚她焦灼得快哭泣了。他也联想到了她很可能是怀孕了,“该怎么办呢?”他也在问自己。“难道让人知道这事是我干的不成吗?”“不行,那我的麻烦岂不是大了!”他又想,忽然,他想到了干脆已不做,二不休,索性吧责任完全推卸掉,料定她是一个弱女子,也拿他没办法。

  一路走道了公园,等他到了公园的时候,颖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没有往常对他的娇嗔,甚至是有一些愤怒地冲他说:“怎么现在才来?”

  朱文雄懒得解释,只是说:“什么事呀?”

  “你说呢?”颖说。

  “我怎么会知道,你们女孩子就是这么故弄玄虚的卖官司。”朱文雄说。

  “你干得好事难道你竟一点都不知道吗?”颖怒斥了。

  “什么呀?”朱文雄还装模作样地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颖说:“我怀孕了!“

  其实这回答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他却表现得异常惊讶,仿佛是晴天霹雳,“你怀孕了吗?你是不是开玩笑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一点都不懂得保护自己,告诉我是谁的孩子,我帮你去叫他负责。”

  话音未落,只听见“啪”的一声,是颖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他的脸愤怒得发了红,而她的脸却愤怒得发了紫。

  朱文雄说:“你疯了?”

  颖没讲话,只是瞪大了眼睛,盯着朱文雄的双眼,那目光是那么的犀利,仿佛能洞穿一个人的灵魂,朱文雄被那目光一触之后似乎丧失了直视的勇气,忙躲开那锋芒的视线。

  “我只问你,怎么办?”颖说。

[NextPage]

  “关我什么事?指不定是你跟别人做了怀了孕,现在还像赖到我身上吗?我告诉你,没门!”朱文雄无耻地说。

  “你这个混蛋,你还有没有良心呀?”颖的声音透出了她无比的失落和绝望,眼角噙满了泪花。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那不是我的,我干嘛负责!你这个贱货,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品行端正的女孩,现在才知道你是多么的滥。从此以后,你我各行其道,互不相关!”朱文雄竟毫无人性地如是说。言罢他就转身打算走,颖上前撕扯着他,被他一把推开,朱文雄说:“我跟你说,别以为我不会动你,你最好识相一点。”

  颖早已气愤至极,哪里肯罢手,还是紧紧地撕扯着朱文雄。

  “都过来!”朱文雄一声高呼,只见来了几个穿着怪异的女子,浑身散发着牛气,一眼便看出是街妹,有的不只打了耳环,还打了鼻环,唇环,甚至连肚脐眼上都打了脐环,不知打环人是否知道疼痛,但有人看着似乎都觉得疼痛,她们扯开了颖的拉着朱文雄的手,吧她拖到了一边。一个为首的女的摆出极酷的造型,拨高了调地冲颖吼道:“告诉你,以后不许去烦他,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朱文雄对那女的说:“替我还她一耳光!”“啪”的一声,颖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耳光,天空中此时也下起了小雨,更加增添了颖悲怆的情绪。

  朱文雄走了,那些人都走了,只剩下了颖,孤单的,落寞的,木然的,呆呆的站着…在某一个时期,总有人在跟我们讲人性,有人讲人性是多么的美好,可能只有在很小的时候,如果有人跟我们这么讲,我们或许会相信,但是,这纯粹是一种不仁道的做法,甚至,这是在欺骗童真的心灵,在我们长大之后,似乎每人能再信这类美丽的谎言了,过于现实的社会中人,有时候往往显得那么残酷,尤其是对哪一些卑微的弱势群体,在社会不择手段的人群面前,居然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们都愿相信人性是美好的,我们都愿没好的尘世间处处春暖花开,可是残酷的现实让我们本已沉重的心更加支离破碎。生命竟是如此的不堪重负。

  在那个时候,颖有一个想法就是自杀,她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她害怕面对太多的事,害怕面对太多的人,尽管,这一切的后果都是她咎由自取,她也知道她是自作自受,可是,她依然无法面对。离开了公园走回了学校之后,她没去教室,而是径直地走上了教学楼的最高一层,第九楼,俯视楼下的走动的学生,看着那一个个人像是一只只蠕动的蚂蚁,她紧闭了双眼,做了一个深呼吸,做好了离世的准备,但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看着万里无云的晴空,以及校园中绿意盎然的树木,她又觉得甚是留恋,也许,这根本不值得自杀,她想,我要活下去,而且得自己把这事处理好,最终,她没跳下去。

  不能解脱生活,那就必须去面对生活,无尽的烦恼在等着她。

  走进教室之后,她百感交集,茫然得不知道该做什么,她的心很乱,猛地又瞥见了李非凡的那一封信,她知道她已经好久没回过李非凡的信了,人有时候是那么的奇怪,有一些人,在平时,我们可能深切地知道他们在真正地关心着我们,而我们却对此视而不见。只有在我们落寞受挫时,我们的身边没了别人的支持,我们才会想得起他们。最为典型的是我们与我们的理解,而在此,颖对李非凡亦是如此。她提笔给他写信了,她向他倾诉她是如何的苦恼与烦闷,明显地暴露出厌世的情绪,她终不愿提起她怀孕的事,生怕他知道。

……

  “李非凡,有你的信来了!”负责收发信件的同学递给了他一封信,看见那娟秀的字迹,他一眼便认出那是他久久等待的颖的来信。好长时间了,她都不曾回过信,李非凡时常会跑去信件收发室去看,只是都没他的信,现在终于等来了一封信,且不论写的什么内容,他的心里甚至萌发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激动,因为距离远隔,他与颖一直未曾再次见面,距离上一次见面的时间已经是半年有余了。

  “李非凡,加一把劲,快把她弄到手,可不能打持久战呀!那就没意思了!”江轩知道李非凡的事,于是他这么说。

  “没意思!”

  “不是吗?照这种速度发展下去,等到你胡子拖地恐怕生米还没煮成熟饭呢!”江轩说。

  江轩又一把抢了那信去看,看后说:“靠,都写的什么呀,这么低沉消极,仿佛她快要寻死似的。”

  “乌鸦嘴,我不许你这么讲她,她可是一个品行端正的好姑娘。”李非凡说。

  “切,得了吧,人家又不在这学校,那姑娘做了什么难道你知道吗?真是的,别老土了,女朋友嘛,就得时常更新,你太落伍了。”江轩说。

  “那 你更新几个了?”李非凡有一点好奇地问。

  “才几个吗?告诉你,我已经换了换了十六个女朋友。”江轩得以地说,似乎这能满足他的虚荣心。

  “真的假的呀?”

  “谁骗你做什么?”

  “那你小心别染上病……”

  “哥们,我看你的时机已经来了,通过这信我觉得这女的似是受了什么重创,心绪肯定很失落,你若此时出手,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李非凡没说什么,但似乎赞同了这观点。她写的信中说她很烦,很想约她见面,时间地点由他定。他拨通电话,告诉她星期六的傍晚在公园的正门口,他会等着她。

  (实习编辑:白雪)

北京文艺网专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连载《青春无情》——沈高成

第二十节 探险

第二十一节 归校

第二十二节 考场

第二十三节 回家

第二十四节 探病

 

民间消肿止痛中草药方
原研进口助阳兴痿
什么食物消肿止痛化淤
下肢静脉炎怎样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