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方舟子近距离接触韩国PX工厂

发布时间:2019-06-08 23:17:08
经期延长怎么调理
女月经不调怎么办
原发性痛经的主要病因

8月21日下午,“中国互联意见领袖代表团”(韩国方面称为“中国人气博主及媒体精英访韩团”)从首尔金浦机场飞往韩国最大的工业城市蔚山。只见飞机贴着海岸边的化工厂降落,难免让人心里嘀咕,万一飞机降落时出事,岂不酿成大祸?韩方人员提醒我们,蔚山作为韩国工业重镇,属于安保城市,不能随便照相。果然,有同行人员在机场照了一张相,马上有人冲过来要他删除。

此行访问世界上最大的造船厂现代重工和韩国最大的石化企业SK公司,厂区内除了特许,也是不准照相的。大家更感兴趣的是SK公司,尤感兴趣的是其PX项目,在其接待人员简单的介绍之后,七嘴八舌全问的是和PX项目有关的:园区内有没有PX工厂?距离居民区有多远?有多少居民?居民反不反对建PX工厂?建PX工厂要经过那些审批程序?有没有发生过事故?

SK公司显然对此始料未及,因为接待人员是SK能源公司的,而不是化工公司的,对审批程序之类的细节他也不清楚。不过一些基本事实是清楚的:SK在蔚山的园区有两个PX工厂,年产量80万吨,从沙盘上可以看出PX工厂与居民区就隔着一条公路,接待人员说距离大约是400米。这个居民区的人口大约2万人,整个蔚山的居民是110万人,工厂距离市中心为15公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居民反对建厂,现在没居民反对了。从未发生过事故。SK计划明年再在该园区建一个年产100万吨的PX工厂。因为当地用地已饱和,SK与中国合作,在武汉建了一个新的PX工厂。

听完介绍后,我们上了瞭望台,隔着玻璃,园区尽收眼底,距离最近的,就是那两个PX工厂,说明图上清楚地表示着“No.1PX”“No.2PX”,证明接待人员所言非虚。瞭望台是这个工厂里可以拍照的地方,于是大家纷纷以PX工厂为背景,拍起了照,其他工厂就都给忽略了。这里天是蓝的,水是清的,空气没有异味,毫无身处化工厂的感觉。

PX(对二甲苯)作为化工名词进入中国日常语汇,始于厦门引进海沧PX项目,该项目于2006年11月开工,原计划2008年投产。2007年,厦门大学一个研究生物化学的赵院士发出惊人之论:PX是剧毒、致癌化工产品,国际规定PX工厂应该距离居民区至少100公里。以院士之权威,再加上各种势力的推波助澜,于是成了重大公共事件,以当年“六一”数千名厦门居民集体散步抗议PX项目为高潮。然后是海沧PX项目下马,由漳州古雷半岛接手,被媒体、公知们视为维权的重大胜利。

赵院士的惊人之论是很容易反驳的,只要去查一下化工物质数据手册,就知道PX是低毒或微毒物质,急性毒性比食盐还低(毒理学用半致死量表示毒性高低,指能导致一半的实验动物死亡的量,越高则毒性越低。经常拿食盐做对比。大鼠口服食盐的半致死量是3600mg/kg,PX是5000mg/kg),也无PX能致癌的证据,国际上更无PX工厂必须距离居民区100公里的规定,实际上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的一些PX工厂都建在居民区附近,只距离几公里甚至几百米(老实说,我亲眼见到蔚山PX工厂只距离居民区400米,还是有点意外的)。尤其是新加坡,弹丸之地,两端最大直线距离也就40余公里,哪里找100公里的安全距离?

但是从厦门事件开始,PX项目在中国还是被彻底妖魔化了,反对PX项目是维权,是环保,支持PX项目乃至仅仅是澄清关于PX的谣言,就成了五毛。任何一个地方的PX项目一被曝光,就成众矢之的,就会引发群体事件,然后当地政府为了维稳,就匆忙下马、叫停、迁移该项目,大连、宁波、咸阳、彭州、昆明、九江……这一幕不停地上演。

PX不是剧毒物质,这一点难以否认,于是“维权人士”改口说在生产PX过程中会出现苯等有害中间物质。我对PX的生产工艺并不了解,但我知道像苯这种有害物质,是极其常见的化工产品或中间产物,在许多其他化工产品生产中也会产生、用到,PX生产在这方面并不特殊,为什么只抓住PX不放?

还有人说“我们并不反对PX项目,我们反对的是项目论证、审批过程不透明”,也有人说,理论上PX工厂是没有多少污染,但是国外的PX工厂排污能达标,国内的就只有天知道了。这些说法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是国内工程项目乃至其他项目论证、审批过程不透明,是通病,并非PX独有,这是体制的问题,那么是不是在体制改变之前的现阶段,中国任何工程、项目都不能做了?对中国的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说理论上没问题,实际上会有问题,然后什么事都别干了?化工大项目在环保方面反而会比小企业控制得更好,比PX危害更大的化工项目多得是,如果相对安全的PX项目不能上,其他的化工项目更没有上的道理。但是为何只有PX项目如此触犯众怒?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蔚山居民抗议SK园区建设,也并非针对PX项目,而是泛泛地针对化工项目。为什么后来韩国更民主了,居民反而不再反对化工项目了呢?韩方人员介绍说,这是因为实践证明了他们的化工项目让人放心,并没有造成污染,而且他们很注意和当地居民搞好关系,回报社会,例如花巨款用十年时间建了“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公园”(韩国人似乎喜欢用“世界上最大”这样的形容词,姑妄听之),无偿赠送给蔚山人民。但是中国的PX项目是一上马就遭到反对,连证明自己、回报社会的机会都没有。

PX作为应用最广泛、需求量最大的化工产品之一,与现代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我们穿的、用的,都离不开它及其下游产品。PX项目可以被叫停,PX的需求却日益增长。中国PX的自给率只有60%,剩下的只能靠进口,主要是从韩国、日本进口。SK接待人员说,他们生产的PX大约一半出口中国。进口意味着增加成本,最终还是要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对财大气粗的公知们来说,为衣服、日用品多花点钱自然无所谓,但普通消费者呢?

蔚山除了是韩国的工业重镇,还是韩国的著名旅游城市,在机场拿到的蔚山观光指南称蔚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美丽的生态城市”。当年反对在厦门建设PX项目的一大理由,是不能把旅游城市变成工业城市,但蔚山似乎无此担忧。如何在发展与保护之间取得平衡,是各国、各地都在探索的主题,走在前面的发达国家,特别是文化传统相似的现代化邻国,能够给予我们更多的启发。

2013.8.27

(文化责编:小飛侠客行)

新康家园2室1厅1卫78㎡中式现代
3室1厅1卫135㎡美式_0
2室1厅1卫110㎡欧式简欧_3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