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力皇 第八百六十四章 顺命吾天,炼狱路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2:15

力皇 第八百六十四章 顺命吾天,炼狱路

黑决笑意连连,在这最美之地,得此佳人,乃人生之幸,更重要的是,这是他一直潜藏在心中的愿望,想要跟小羽一起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似乎遗忘身处历练,在这优美的坏境之中,两人都慢慢的迷失了自己,陶醉于一方之景,在阳光的映衬之下,两人的影子渐渐拉长。

天空中,一道狭长的眼眸忽然睁开,居高临下,极具威严之势,“两位有缘人,此乃历练,若能通过,可长期呆在这里,我不会观望你们,也不会去管你们,但如果历练通不过,两人身死魂断,武魄消亡”

武魄消亡这四个字如同一记心中锤砸在黑决和小羽的心门上。

稍稍冷静了下来,黑决皱起双眉,从刚刚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小羽的身上,似乎有些忘却自己身处历练之中,眼前的这些场景不过是虚幻罢了。

他抬起头,凝视着那一狭长的双眸道:“你是这里的守洞人,若有历练,那就直接的放马过来吧,即便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不惧”

“好,很好。”守洞人淡淡的道,“既然这是你的话,那你就好好的牢记,历练虽难,可成果丰厚,若不能通过,则身死武魄消亡。”

话音刚落,原本还花草遍丛都是的美景,突然转换,那炽热的温度放佛要将人都烤熟,空气之中的灵气波动更是使两人体内的灵力躁动了起来。

眼前,只是一息之刻,哪里还有那优美风景的样子,火山喷发,岩浆四溅,火花之中,地面的熔岩都滚烫的硬硬发红,贫瘠的岩石裸露之下,毫无生机可言。

比起之前那美景,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小羽手心已经握出了汗水,她大口呼吸之时,将披在身上的一件外套刚拿下来时,那轻如鸿毛的丝线竟燃烧了起来,一股股淡淡的灰烬之气冲入鼻中,有些难闻。

左手一扔,小羽喘了几口气,道:“这,这怎么回事”

相比小羽,黑决反而冷静了下来,“这是历练,刚刚的那个场景,是虚幻的,是为了能够让我们在这到处充满熔岩的地方,能够有所缓和。”

小羽轻咬着唇道:“那,那这关到底该怎么过”

黑决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山头,在那里,岩浆顺着坚硬的岩石流淌下来,围绕着这一个山头分成了两个支流。

只是这山头在这两个支流中,已经红成了鲜血般,若是实力不够,一脚踩上去时,全身必然引火上身,那时,别说肉身了,说不定就连武魄都难逃。

而那山头之上,却有着一个冰蓝色的水晶微微闪光,与这附近的熔岩却是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一关的历练必然与那水晶有关。

凌志深吸了一口气,他走上前,跨过了几个石块,停留在贫瘠的岩石旁,目光扫向前方时,内心却难以平静下来。

赤红的土地,缝隙之中,岩浆不时的泛着气泡,踩在上面,虽有灵气护体,可一个不小心,便会这喷成烤肉。

这自然的力量要比人类修行的力量还要强上万倍

力皇  第八百六十四章 顺命吾天,炼狱路

,若妄图反抗,必然会遭到致命一击。

他慢慢的走上前,深吸了口气,脚踩着大地时,一股股气体忽然冒出,身形一闪,那灼热的空气烤的他浑身刺痛。

体内的灵气波动贯穿全身,这刺痛还减了下来,脚踩大地,脚心底却有种呗灼烧的感觉。

不远处的小羽看的黑决如此,她担心了起来,刚想往前走时,只听黑决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行,绝对不行,你绝对不能过来。”一边忍受着刺痛,黑决一边喊道:“这热度,这刺痛,我可以忍受,可是你不行,等我回来”

“可,可是”小羽有些急了起来,她站在原处,双眸之中却充满着对黑决的担忧。

每一步都踩的极其慢,当脚步落下之时,黑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恐怖的高温不仅仅刺痛着他的全身,还炙烤着他的护体灵气。

高温之中,灵气波动缓缓的减弱,伴随着疼痛增加之时,他没有后退,甚至是越往前行,速度越块。

两条之流中,一个个隆起的岩石矗立着。

黑决挥汗之时,他小心翼翼的踩在这岩石之上,汗水掉落岩浆,淡淡的水蒸气扑面而来。

万一脚失足,那对于黑决而言,就是死亡的一刻,不过武王境九重的实力,是绝对承受不了来自岩浆之中恐怖的能量。

就算是他全身的灵气波动,在这岩浆之中也绝对支撑不了一秒。

也正因为如此,他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难,可他不后悔,他绝对不能回头,更不能让小羽替着他继续走着。

小羽越看越急,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呆在原地,看着黑决豁出性命去拿那冰蓝色的水晶。

因为历练,因为要通光,而不惜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意让自己一起去。

可黑决却恰恰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做法,反而是让自己越发的感动了起来。

黑决慢慢的踩在岩石之上,每一个岩石相间的距离又恰恰是黑决脚步踩过去的最大支撑,只要稍微失误,稍微一滑,那他的性命今天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幻境虽为幻境,可环由心生,但历练而过,便是通过了心魔,其收获必然巨大。

他踩在一块岩石上时,另一只脚也抬了起来,在他的脚心底,一丝丝的裂痕之中似有鲜血正欲破皮而出。

这是他在踏过土地时,呗脚下炙热的泥土,裂缝之中的喷气所伤,只是,他没有喊出一声疼痛,硬生生的咬着牙挺了过去。

一步步的艰难也渐渐的铸就了他坚毅的本性,脚步刚落下时,另一只脚又抬了起来,周边的岩浆泛着气泡,时不时溅起的火花提高着温度。

汗水已然湿透全身,只是他没有理会,而是义无反顾的凝视着不远山头的一块冰蓝色的水晶。

东营治疗盆腔炎费用
辽源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襄樊好的妇科医院
如何到南京京科男科医院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